新加坡姐妹的見證

今天,我要在眾主內弟兄姐妹們面前,述說主耶穌基督在我身上行祂奇妙偉大的能力,安慰和醫治我的恩典。

六年前,我唯一的兒子,因為生病了,他有嚴重的憂鬱症,騎著電單車去吊頸自殺。聽到這壞消息,我傻了,接著暈倒了。我又喊又叫,看著警察的信,要我們去認屍。那突然的刺痛直入我心口,心像碎了一樣,眼淚哭到枯乾。他被發現時已經是死了十多天了。我們去認屍三次,每次我都告訴自己,那不是我的兒子,他屍體上的一些特徵,我都要驗屍師指給我看。認屍師說,不會錯的,根據DNA 報告,他是我兒子。

蘇牧師真好,他在第一時間趕到驗屍房,我一直很激動的問他,我的兒子可以上天堂嗎?他總是想盡辦法的安慰我,不停的告訴我,上帝是憐憫的神,我知道他也沒有肯定的答案。我求神憐憫他,他從小就在教會長大,也在人前承認是基督徒。

無論晝夜,我在家的時候,都害怕上樓。因為一上樓,第一眼,我就會看見他的房間,我會很痛苦,看見沖涼房的洗澡盆(長形的).我就會想到棺材。在馬路上,看見電單車,心就絞痛。看見貨車,休旅車,更是傷心。我會想到靈車,看見繩子就想吐。我把家裡我看見的繩子都丟掉。

我知道我也生病了,我一直責怪自己不是個好母親,雖然很多人都說我其實是一個好媽媽。但是,我都認為他們在安慰我。我的先生也真好,一直扶持我,連我上洗手間,他也在外面等我,真的病了!

我也想反正不要活了,我受不了這樣恐懼痛苦的日子,我被捆綁得透不過氣來,神一直提醒我:THOU SHALL NOT KILL 你不可殺人 。我也沒有去找心理治療師,我的兒子就是因為再去找醫生時,醫生剛好出國了,兒子就拿不到藥,就去自殺了。醫生說“MASSIVE DEPRESSION(重度憂鬱症)” 是很可怕的病,自己當時在做什麼,自己都不知道.

我的好朋友,陪我去旅行,我們在一個很美的餐廳吃晚餐. 突然,我整個人在發抖. 朋友說: 你為什麼臉色這麼白? 不舒服嗎? 我指著面對我的天花板叫她看,是餐廳老闆把一個男洋娃娃吊死在天花板作裝飾. 我知道魔鬼沒有放過我,好朋友不是基督徒,她不能幫我禱告. 我和她換位子,我向神禱告,求神安慰我,我真是很軟弱,求神賜我力量活下去. 回來後, 我又去旅行, 碰見一個牧師,忍不住又問題,基督徒自殺後可以上天堂嗎?他給我答案後,我回房大哭.

從此,我不再問人了. 每一天,即使每個半夜驚醒, 我都求上帝把他帶到天上去. 我知道死亡並不可怕,沒有永遠的生命才可怕! 蘇師母與如然姐妹,為了我,花時間給我做心靈醫治. (我很感激她們, 求主賜福與她們的家庭)
準備做第一 次心靈醫治時,我告訴自己,神是聖潔的, 若是要求神幫助我, 首先我必須非常認真的認罪,悔改. 我必須降服在神面前,神才可能聽見我的禱告.我討厭每當與人談話時, 心理卻為了兒子的救恩在痛苦,或是朋友在談笑時,我的心在哭.

接著,我生了兩次帶狀泡疹 (Shingles), 很嚴重,很疼痛. 醫生也不明白,在短短的時間內,怎麼會生了一次又一次,我也一直在流鼻血. 這樣折磨的日子過了四年多, 每一天我都沒有放棄向上帝祈求,求他把我兒子帶到天上.

2009年的年尾,一個星期天的主日崇拜, 玉清長老做主席, 他在念一篇經文. 我告訴要聚精會神去聽. 當他念到第二節時, 我感覺到自己在天堂的大門口. 很漂亮淺褐色的大理石柱在兩旁. 主耶穌穿著長白袍, 頭髮微曲長到肩. 神很俊美, 站在我的右邊, 看著我說,你的兒子在這裡。我一看,跑上前去,母子互相擁抱,緊緊地抱著。我在他臉上吻了又吻,我同時轉臉又看看耶穌。神看著我們微微地笑。我真是開心啊,說不出的歡喜快樂。

過了一陣子,神說,好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我好緊張地喊著說,不要,不要,不要,我不要下去,我要留在這裡,我不要下去。

神說,好,多個你一陣子。我趕緊抱緊我的兒子,又親又吻。過了不久,神又說,好了,你一定要下去了。我說,不要,不要,不要,主啊求求你,說時遲,那時快,神用一條繩子把我放下去。我突然聽見玉清長老說阿門。

當時,我真的恩有大衝動地要衝上講台前,向你們說這奇妙的事。我的心好歡喜快樂,上帝終於給我答案了。等了四年多,我終於有神的應許。

我不用再生活在懼怕聯想的痛苦中,也不用再不停地求神帶他上去。

突然有一個聲音告訴我,那條繩子是我的兒子用過的。

我啊了一大聲,奇妙的是沒有人知道我啊社麼,但是奇妙偉大的神知道!

過了一個星期,我的先生買了一台曬衣架。我拿了剪刀,把所有的繩子剪開,剪完後,一個聲音告訴我,你永遠不會再害怕繩子了。我也喊出來,我不怕了,哈里路亞。我知道這是神的聲音。奇妙的是,我無論在家裡,馬路上,以往使我有聯想痛苦的事現在神都會提醒我,別怕,他為我抵擋。不會讓我的靈再受傷害,受懼怕。我也會告訴撒旦,主耶穌在我裡面,你們走吧,離我遠遠去吧!

新加坡姐妹的見證(二)

第二個見證

我的左手一直麻痺去做MRI,原來當年教yoga, 每天倒立在地上十分鐘,受了傷都不知道,頸椎第三,四,五,六都歪了。醫生說要非常的小心,若移動太嚴重會導致嘔吐和暈眩。我也經歷過三次又暈又想吐。

嚴重的話,會半身不遂或死亡。但治療師按在我受傷的地方,我會痛得直喊,啊… 原來最疼痛的語言只是一個字,啊。。。。連哎喲的喲都不可能發出音來。很多次我會用力推開治療師的手。

不久前,Tina和Tony來我們教會。Tina講完道,Tony說他有感動要為我們做醫治。當他呼召要被醫治的人上前去時,我告訴神我要被袮醫治。我站在台前的右邊,眼睛睜大,想看清楚神要怎樣藉著Tony來醫治我們。

Tony說把手放在你要被醫治的地方。我把雙手放在後頸項,後來又想我的心也曾經碎過,所以把右手放在心口,一次放兩個地方,求神醫治我。

接著Tina說,閉上眼睛,我告訴神,我準備好了。求你醫治我。

我聽見Tina的腳步聲,她一面禱告,一面用雙手抱著我的頭,放手,又走往我右邊的姐妹。不久聽見Tony一面說Shalom…地走向我。他也是用雙手抱著我的頭,又走開,就在這時刻。我看見主耶穌從我右邊很慢很慢地走過來,眼睛看著我,我感覺胸口非常的痛,像按摩師在醫治我時那麼的痛一樣。我看著主耶穌大聲喊:Oh God Jesus Christ! It’s painful! (神啊!主耶穌,好痛!)然後,主耶穌從我面前慢慢地走過去。我心很急,希望神別走開。我又喊著說:Help me Jesus! (主耶穌,救我!)接著,主耶穌慢慢地走到我的左邊,神的模樣,與我第一次看見祂在天上的樣子一樣。

我把眼睛睜開,發現自己跪在地上,我都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跪下的。馬上又感覺有一團團的東西要吐出來。我很擔心弄髒聖殿,展開裙子準備吐在裙子上。奇怪,都是一團團圓圓的氣,吐出來三次。

Tina要我們說七次,我們被神醫治好了,我相信!

果然好了。從那天起,我的手不再麻痺,更不必去醫院了。我自己discharge自己。神使我成為一個新造的人。神安慰我,醫治我,使我得釋放得自由。從此,我的靈歡喜快樂,沒有任何事可以再傷害我,因為上帝保護我!謝謝你,阿爸天父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