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如何走出憂鬱症

1989年我因開刀過後的合並症,調養不當,患上了嚴重的憂鬱症,嚴重到企圖自殺身亡,一了百了。曾於90年春住過精神病院療養,接受藥物,醫師心理輔導等多方面的治療,但出院後,我的病情,只是穩定下來,並未完全好轉。真正使我康復過正常生活的秘訣是重新回到教會,在主裡經歷主愛,重生得救。每天靠著神的話語與病魔爭戰得勝,得以逐漸康復。然而有一點一直不能勝過的是我仍然需要依賴藥物,維持我情緒與體內荷爾蒙的平衡。
我的先生,孩子,因為我的得救得醫治,都信主成為基督徒。這十多年來在教會中成長,事奉,蒙受主的恩典,如今女兒已經大學畢業,兒子也進入大學,先生的事業也一直穩定平順,我個人雖然沒有回到職場上去打拼,但在教會中服事,也讓我的生活過的愉快充實。
然而就在2004年初,是我更年期的第二年,我又再一次被憂鬱症擊倒了。整個人焦慮,惶恐不定,嚴重失眠,不能集中注意力,不能作決定,更怕出門。嚴重時,思路飛馳,語無倫次,或者言語結巴,很怕見人。醫生也嘗試給我換新的藥物,然而每試一種新藥,副作用就很大,例如心跳加快,嚴重盜汗,血壓高升,排尿頻繁等等。每夜睡不好,所以每天早晨都無法起床,連起床吃早餐的慾望都沒有,如此惡性循環,整個人體力,精神,都耗盡了。當時也會尋死的念頭,但心中知道那是不智之舉,是惡者的攻擊,所以還是及早求醫治吧。
有了上一次的住院經驗,這一回我不再選擇住一般的精神病院,而選擇以基督信仰為中心的全恩事奉中心,去住院療養。在一個充滿主愛,放鬆安適的環境中,每日以主的話語,詩歌,頌詞,禱告作我生活的中心,同時也作些戶外運動鍛鍊調節自己的體力,每日盡量維持一個正常規律的生活。另一方面,我也與醫生(一位基督徒的精神科醫生)配合接受藥物的冶療,前後經過三次離家到紐澤西州的全恩事奉中心住院調養,逐漸地藥物,心理輔導,讀經都在我身上發揮果效,到今年初我已逐漸走向康復的道路。
回想走過的路程中,肉體上的痛苦與軟弱倒是容易對付,最大的困難仍是靈性上,和精神上的爭戰。因為憂鬱症的患者,不是肉體上的疼痛,而是精神上的脆弱。惡者對我心思意念上的攻擊,是分秒不放鬆的。因為睡不好,注意力不能集中,記憶力衰退,思考能力遲鈍,所以要思考或作一件小事都很困難,這時就會有一種聲音(或心中的意念)告訴你:『看你有多笨,這一點小事都作不好』,自卑感就出現了,或者說:『你不必作了』,退縮也來了;或者說:『不吃東西也沒關係,不梳頭,不洗臉,也沒人看見,反正你也怕出門』等等的意念就出來了,但是心底的深處也有一個聲音告訴你,這是不對的。這時呼喊主名,來幫助我,是最有功效的。例如好幾次我不想起床吃早餐,面對一天的生活,我呼喊主名時,經上的話語就跳到我的腦海中,『你要選擇生命,你和你的後裔就必存活』(申命記30/19)。我立刻知道主要我選擇起床吃早餐,因為吃了早餐就有力氣,就有生命。 當我注意力不集中,想走捷徑時,(因為惡者有時會丟給你一個意念,你看這有捷徑,你選擇這捷徑,是沒有關係的)。這時主的話語又來管教我,“這是正路,你當走在其中”(以賽亞30/21)。我只有告訴自己,不可走捷徑亂來一通,只需先作到一小步,再想下一步是什麼。另外,我的每個慾望或意念,只能在腦海中浮現那麼短暫的幾秒鐘,隨即就是一片空白,所以要作每一個決定,執行每一樣事都很費心力。例如我開著冰箱,不知道自已要選擇什麼食物吃才好,要為家人自己預備什麼食物才好,常常是拿一樣又放下,拿下一樣又放下,來來回回好幾次,自己都覺得挫折萬分。所以會有這樣的表現,是因為自己的感官功能都變得較遲鈍,分辨決斷的能力也衰退所致。我常常有自責,放棄的意念出現,這時並不意謂著我就放棄作決定。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求問主耶穌,這時主的話語就安慰我說:『我的恩典夠你用,就是選得不好,有些小差錯,神仍然愛你,你儘管放心選吧!』當這輕柔安慰的聲音臨到我時,我就輕鬆的放心的把要準備作的食物決定下來了。
在我生病的初期,我仍硬支撐著操持家務,每日仍鞭策著自己要作好某些家事,完全無法放鬆自己,療養自己疲憊的身心。後來經過禱告醫治,才知道我自己從小被一種錯誤的信念給綑綁著,就是認為我每天必須成就一點事情,才能証明自己有存在的價值。(I have become a human doer, not a human being)。所以即使在自己生病時,仍然趨使自己操持家務,只為著使自己心中暫時好過一些。經過深層的內在醫治,認知自己有這樣的信念後,我決定第三次離家住院四十天,完全把家務放下,把精力放在療養及調整自己,重新學習作一個human being。我才逐漸地脫離這種錯誤的信念,懂得恩待自己,放鬆自己;當我精力不夠時,懂得給自己放假一天,懶一天不作飯,不整家,與主耶穌耍賴。我知道我是神的女兒,衪的恩典是夠我支取的,神不會因我的軟弱,愚笨,犯錯,衪就不愛我。我不是奴僕,我乃是女兒,神不會因為我耍賴,我恩寵我自己,就不愛我。神的兒女是要蒙憐恤得恩惠的。如此我經歷了神恩典的滋味,也懂得神的愛是何等的長闊高深。
這一年多來,我的家人也與我一同經歷信心與耐力的操練,特別是我身旁的先生與兒子。他們早上出門時,都不能預料到下午回家時媽媽是什麼樣子,桌上是否有飯菜等著他們。兒子見媽媽似乎好起來了,過幾天又壞下去了;才出院,怎麼又必須離開他們一陣子。他們與我一同經歷這種病痛所帶給家人的折磨與打擊;幸運的是他們已經有主耶穌在他們心中,憑著信心,藉著團契生活與弟兄姊妹們的代禱與愛心,他們也一點一滴的經歷神的信實與大愛。
我在前面提到我病發時很怕見人,很怕與人來往交談。但是愈孤立自己,將自己悶在家中更是使病情嚴重。適當的與三兩朋友來往,及參加有益的社交活動,是對操練與人的應對是有幫助的。我雖精神不濟,但我仍儘量參加小組的團契活動,週間便與三兩好友一起運動交談,這樣的接觸有助舒解心情,調適情緒。
我藉著在全恩事奉中心住院期間,每日晨更禱讀,建立起與神親近的好習慣。剛開始時因意志不集中,心中有許多攪擾與雜念,甚至連坐都坐不住。藉著在那兒服事姊妹的帶領,扶持與鼓勵,後來出院時就成為一種習慣,一種渴慕。出院後我立即找到一位主內姊妹一起靈修禱告。每日一大早,第一件事是奔去姊妹家的地下室一起親近主。有時遇到那天不想去靈修晨更,很想在床上多懶一下;主的話語又浮現在眼前『當盡心,盡意,盡力愛主你的神;當事奉耶和華為你生命中的主!』。每日的靈修禱告中,使我反省生活中的點點滴滴,那裡是需要禱告交託給神的;那些是罪性私慾,需要棄除潔淨的;什麼是討神喜悅需要順服遵行的,主就藉著神的話語或姊妹的禱告向我說話。經過半年多的操練,我心中的雜念漸漸消除,我較容易辨明主的聲音了。主常藉著聖靈對我說話‧有一天衪藉著聖靈對我說:「你可以不必再依靠藥物了,漸漸的把它丟開吧!」,這樣我就把吃了十多年的抗憂鬱症的藥物完全戒除了。哈利路亞!讚美神!我脫離了藥物的綑綁。如今我可以安然入睡,不再靠藥物。我的情緒也放鬆了許多,不再那麼緊緊張張繃得緊緊的,能有說有笑,能哭能表達;各種情感的反應也豐富起來,思路與反應也都靈活起來。我週遭的親友都認為我變了一個人,不再是以前那為病魔與藥物綑綁的我了。
我所信的主耶穌基督是一位又真又活的主,我只要信服衪,依靠衪,經上的每一句話都不落空;衪是唯一的救主,也是全能醫治的主。這麼多年來,衪讓我經歷主愛,在我身上施行拯救醫治的工作,使我裡面變化更新成為一個新造的人,預備我承受衪的產業。
不管你在人生那一個階段,不管你所面臨的是疾病,危機,豐盛,貧賤,匱乏,安逸,平凡,你是否也常問到‘我人生走這一遭是為什麼呢?’‘我死後往那裡去呢?’。主耶穌在我身上作成的救贖醫治的工作,也可以在你身上成就。也許在您身上沒有病魔的捆綁,你也不需要醫治的工作,但你心靈的深處是否也有某方面的轄制和綑鎖,讓你不能自由的歡笑,甚至享有平安喜樂呢?你是否願意選擇接受衪成為你唯一的救主?也選擇信靠順服衪呢?
也許你已經是一位重生得救的基督徒,但你生命中仍有一些罪性和黑暗的一面是你不能勝過的,使你受綑綁,不能得自由。你相信耶穌基督是一位全能的救贖主嗎?你能聽見祂對你說話嗎?你選擇信靠衪,與衪建立起親蜜的關係嗎?使衪在你生命中作更新改變的工作。我可以靠衪得勝,你也可以。願你選擇主耶穌衪自己,作你唯一敬拜的對象;認識衪,經歷衪,讓衪將你完全得著吧!願神祝福每一個看這篇見証的人。

許田雨慧/21/05

我如何走出憂鬱症 有 2 則回應

  1. 小億 說道:

    很高興妳能得救,看到這文章,給了我一些力量,我是個容易被工作压力,搞到憂凵`的人,希望也能借由信仰,擺脱憂凵`,过著愉悅的生活!

  2. LEO 說道:

    恭喜你走出來了
    我最近也因為和朋友相處不好而感到憂鬱
    很無助 很無力連讀書都變得無力 也想過不如就這樣結束算了
    覺得被遺棄被遺忘
    但看到你的文章感覺到了一些希望和力量
    謝謝你 也恭喜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